手机彩票网

  • <tr id='kaVDdq'><strong id='kaVDdq'></strong><small id='kaVDdq'></small><button id='kaVDdq'></button><li id='kaVDdq'><noscript id='kaVDdq'><big id='kaVDdq'></big><dt id='kaVDd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aVDdq'><option id='kaVDdq'><table id='kaVDdq'><blockquote id='kaVDdq'><tbody id='kaVDd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kaVDdq'></u><kbd id='kaVDdq'><kbd id='kaVDdq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kaVDdq'><strong id='kaVDd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kaVDdq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kaVDdq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kaVDdq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kaVDdq'><em id='kaVDdq'></em><td id='kaVDdq'><div id='kaVDd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aVDdq'><big id='kaVDdq'><big id='kaVDdq'></big><legend id='kaVDd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kaVDdq'><div id='kaVDdq'><ins id='kaVDdq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kaVDdq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kaVDdq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kaVDdq'><q id='kaVDdq'><noscript id='kaVDdq'></noscript><dt id='kaVDdq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kaVDdq'><i id='kaVDdq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?>?详细页

                我在钻机上过春节

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二〇队 陈财喜  发布时间:2022年04月08日  浏览次数:

                打印

                  前几天,由于闲着无事,就想整理一下以前上班时的一些工作笔记,不经意间,从笔★记本中滑落到地上一张有点发黄的黑白老照片,那是一张我在钻机前的照片,瞬间把我的思绪带到了1977年在钻探机台上度过的第一个春节的情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七十年代初,为落实毛主席“开发矿业”的伟大号召,解决国家建设对钢铁、煤炭等工业的迫切需要,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批准建设以邯郸为中心的钢铁、煤炭等综合基地,并在河北省邯郸市成〖立了邯(郸)邢(台)铁矿会战指挥部,调集冶金地质516队、517队、518队、519队、520队和河北地质1队、2队、11队、12队、物探队以及华北地质研究所等单位的一大批地质找矿人员和建设者,开始了有上万人参加的邯邢铁矿大会战。这次大会战,历时6年,其中提交邯邢铁矿地质矿产储量4亿多吨,为邯郸和邢台钢铁工业发ζ 展奠定了坚实基础。当时,为了解决地质找矿人员不足的问题,便有了抽调一部分青年充实地质找矿大军中来的举动,我有幸成为这支队伍中】的一员。

                  转眼间,1977年的春节就要到了,作为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,也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节日,但凡是中华儿孙没有一个不想和父母、家人过一个团圆、温馨的春节。俗话说:过了腊八就是年。随着年味儿越来越浓,特别是当看见○准备回家的队友,购买了大包小包的物品,这对少小离家已经一年多的我来说,回家的渴望就越大,无时不在地思念着母亲张望村口的眼神,思念那腊月二十三送灶神、二十四来扫房、二十五糊窗户、二十六炖大肉、二十七磨豆腐、二十八蒸年糕、二十九贴春联、三十阖家团圆吃饺子,初一早晨放鞭炮、给长辈磕头拜年......特别是思念着和父母以及亲人们的团聚时刻,但假怎么也请不下来,主要是大队党委鉴于时间紧,任务重,决定春节不放假,要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,以确保实现首季开门红。而想请假的人太多,工作岗位离不开,无奈之下,虽有心结,只得作罢,于是给父母写了一封家书,说明了情况,但那种强烈的怀乡愁绪与寂寥之感还是难以派遣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凑巧的是,那年春节期间,天气特别的冷,滴水成冰。大年三十▆下午,天气越来越阴沉,随着北风吹来,天上开始有雪花飞来,刚开始零零落落■,又小又柔又轻,就像那高贵的白天鹅轻轻抖动翅膀,一片片小小的羽毛,飘飘悠悠落下来;接着风越来越大,小雪花变大了,变厚了,变得密密麻麻,纷纷扬扬,似玉屑,似羽毛,似花瓣,在天空中翩翩起舞。雪越下越大,此时的雪花在半空中你拉我扯,你抱住我,我拥紧你,一团团、一簇簇,仿佛无数扯碎了的棉花球从天空翻滚而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年初一,早晨天刚蒙蒙亮,房东家(临时租住农村老乡的房子)的孩子就起床了,咚咚、咚咚,“二踢脚”和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敲响了新年的大门,震耳欲聋。随后就听到左右邻居们也纷纷放起了爆竹,鞭炮爆□ 竹声混成一团儿,冲破云霄,整个村庄沉浸在烟花爆竹声中,处处洋溢着新春的喜气。此时,我突然想起了王安石的一首诗《元日》: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随着外边此起彼伏的阵阵鞭炮声,我们几个室友立即起床,穿衣洗漱停当后,出门一看,大雪下了将近有半尺多深。瑞雪兆丰年啊!于是,大家赶紧找来扫帚、铁锹开始和房东一起打扫院内和临近街道内的积雪。积雪打扫完后,我们就作伴到房东家给长辈拜年,然后再去中队干部、机长和老师傅家。由于春节期间单位不放假,家属们就带着孩子来队临时探亲过年,这些家属都得叫嫂子,嫂子来了得去拜年。班长一声招呼,我们就开始串门拜年,先到中队党支部书记张培礼家,然后是机长高尚台家,再就是老师傅们的家。平时见面打打闹闹,调侃嬉笑,甚至出言不逊,但今天见面都会客套,说些甜言蜜语的祝福话。大家互相抱拳,一说祝福话,工作和生活中引起的一些矛盾没有了,隔阂也就没有了,还是好弟兄。以往工作没干好,机长板着脸训个不开壶;技术不熟练,老师傅也是不给情面,心里就有意见。这一拜年,抽根烟、嗑会瓜子、喝杯茶,嘻嘻哈哈◥聊一会儿,关系又近了,感情又深了,啥事儿也都没有了。拜完年后,就直奔单位食堂。虽然雪还在飘飘洒洒地下着,但大街小巷里仍然是非常热闹,人流如潮,空气里荡漾着浓浓的硝烟气味,辛勤劳动一年的人们都穿上节日的新装,纷纷走出自己家门,去给长辈和乡亲们拜年,男女老少个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年初一的早饭是饺子。俗话说:“吃饱了≡不想家”。为了不想家,我买了三两猪肉馅饺子、三两羊肉馅饺子,满满的一大饭盒。当看到老师傅们吃着香喷喷的饺子,边吃边乐呵呵地说笑着,而一些年轻的工友则是一声不吭,闷头吃饺子,我心中便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,是快乐?还是思念?

                  吃完饺子后,我们走在上班的路上,边走边观赏,望着〇这美丽的雪景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雪花落在身上,落在头上戴的安全帽上,仔细一看,有的像晶莹的薄片;有的像玉一样洁,像银一样白,像雾一样轻;有的像夜空的星星,像交错的树枝,千姿百态。它们是那么纯洁,纯洁得晶莹透亮;它们是那么寂静,静得悄然无声。我觉得每一片雪花都是一首宛转、悠扬、清新的乐曲;都是一首轻快、和谐、鲜明的小诗。向远处望去,苍茫大地一片雪白,好象整个世界都是银白色的。人从雪地上走过,身后就留下一个个清晰的脚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们从驻地出发,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徒步急行军,来到了位于邢台地区沙河市凤凰山的山顶之上。只见钻塔矗立,塔前贴着一副红对联:“钻机欢歌鞭炮鸣,进尺高产当先锋”,横批“大干快上”,格外鲜艳夺目,壮志豪情油然而生。我站在钻机旁向四周一望,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,雪花继续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,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,山地之间变成了银装素裹。我不禁想起一句诗,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!

                  特别是高高矗立在山谷间的801、802、806、807等钻塔,格外醒目,尤其是机械的轰鸣声,隆隆的钻机声,伴随着大地脉搏的跳动,唱出了七十年代激情燃烧岁月的最强音---让千年的荒山野岭献宝,为加快邯邢钢铁基地发展做贡献。

                  7点45分,召开了班前会,机长高尚台宣读了大队党、政、工(会)、团(委)给全队干部职工的春节慰问信,传达了大队党委有关在春节期间“大干苦干加巧干,实现首季开门红”的通知精神;班长郝福春安排布置了当班的钻探进尺目标,要求大家一定要集中精力,搞好安全生产,严防设备“跑、冒、滴、漏”等现象发生。同时鉴于地层破碎复杂的情况,特别强调要注意泥浆的质量管理。因为泥浆,被誉为钻探的≡血液,其在孔内的循环流动,一方面把孔内的岩粉携带出来,另一方面可达到护壁固孔的效果。随后,班〓长和记录员、设备维护员、工具管理员、水源泥浆员等各个岗位进行一对一的交接。交接班结束后,班长根据钻探进尺情况,决定立即提钻,于是有的爬到罐笼上去摘、挂提引器,有的丈量主动钻◥杆高度,有的关水泵,有的配备新钻具,我负责把拨叉,班长亲自操作升降机,大家配合默契,整个工作有条不紊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由于钻塔立在山顶上,外边是大雪纷飞,寒风凛冽,而钻塔上只有一层棉塔布遮挡风寒,所以随着一阵阵寒风吹进,塔内和塔外温度一样,都在零下十多度,厚厚的棉工服也难以抵↑挡刺骨的寒意,瞬间就把人冻透,手也快冻成“鸡爪”了。我手上的手套全湿透了,每摸一次钻杆都会冰凉的沾手,好像马上就会冻在一起似的,不一会儿,手指就被冻的发麻。即便是这样,为了能够及时发现钻杆和接手是否磨偏、磨坏,在提升〒每一根钻杆时,还要用手抚摸着钻杆,一旦发现钻杆有问题,立即拉到一边,进行更换。当钻具提出来后,立即卸钻头、取岩芯、换钻头、再次下钻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正常钻进时,班长郝福春操作着钻机,一脸严肃,双眼紧盯着主动钻杆、水泵压力表、钻具的拉力表以及钻机的转速,两手紧握升降机的刹车把,时刻认真地看着、听着,决不让一丝隐患滑过∏;副班长曹福兴带着我和其他同事,有的配钻具,有的擦机器,有的给柴油机加油加水,有的丈量岩芯并及时记录,有的清理机台踏板,有的整理管钳、尖锥、钻头等工具和物品,有的打扫钻机前的工作场地,总之,把机台现场整理得干干净净、整整齐齐。那时我所在的806机台,刚被冶金工业部华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命名为“猛虎机台”,能够获得如此殊荣,完全得益于“三老四严”和“四个一样” 的工作作风,即对待革命事业,要当老实人、说老实话、办老实事;干革命工作,要有严格的要求、严密的∑组织、严肃的态度、严明的纪律;“四个一样”,是对待革命工作要做到黑夜和白天一个样,坏天气和好天气一个样,领导不在场和领导在场一个样,没有人检查和有人检查一个样;得益于技术精炼、敢想敢干、勇于创新的工作态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完成了机台外边▲的常规工作后,我刚回到机台里边不一会儿,就见机台门口的布帘一掀,来了一位中年汉子,是对面钻机上的副班长,想来借个机器备件。在言谈中我得知他是801机台的,不由得平添了几分敬意,虽然,我来806钻机时间不长,但对这▃个在地质找矿会战中履战奇功的钻探标杆及有着“严、细、实、快”美称的801机台并不陌生。原来我刚到队部进行新工人培训时,听大队党↓委宣传部领导介绍过他们的先进事迹,他们正在西区打加密钻孔。看到他行动利索,说话铿锵有力,工作情绪十分饱满,神态非常乐观,我被感染了。稍后我又知道,所谓加密々孔,是指为了全面掌握地下铁矿资源的分布情况,准确地计算地质储量,提高开采效果而补钻的新孔。实际上我们正在勘探的凤凰山矿区,是为了尽快改变邢台钢铁厂铁矿资源匮乏的局面所采取的具体部署,而我有幸见证了这一重要时刻。一年后,邢台钢铁厂所属资源矿山—綦村铁矿实现了这一历史性的跨越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临近中午时分,大队党委书记胡志文来到我们机台,他浓眉大眼,身材挺拔,高高的个儿显得精明干练,脸上也露出慈爱可亲的笑容,只见他坐在长条凳子上后并没有马上问钻机上的进尺情况,而是跟我唠起了家常。后来才知道,那天实际上是大队领导来机台慰问坚守工作岗位的职工,虽然没有◥带啥礼品,但那种贴心、那种体察却使人怀念至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或许领导已经了解了我们这批新工人的思想动态,唠嗑时胡书记话锋一转,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当钻探工人看似工作艰苦、单调,但毛主席说,“地质工作搞不好,一马挡路,万马不能前行”,钻探工程作为地质找矿的重要组成部分,事关地质找矿的成败。看似仅仅是操作机器,真正的难点在地下,你们工作的对象就是岩层和矿层,要学的东西多着呢;日常劳作貌似平凡,但我们地质队提交的每一份地质勘探报告,都来自于施工的每一个钻孔,千万不可小瞧它。他勉励我要始终坚持“以献∩身地质事业为荣、以找矿立功为荣、以艰苦奋斗为荣”,发扬我们地质人“特别能吃苦、特别能奉献、特别能战斗”的“三特”精神,并把“爱祖国、能吃苦、做先锋、敢探索”作为价值追求,趁着年轻的◢时光,不但要在实际工作中跟着师傅学技术,还要利用业余时间学习书本知识,学习政治理论和企业管理知识,在各个方面都要有所进步,有所作为。一席话使我豁然开朗,倍感温暖,先前想家的念头、寂寞的感觉一扫而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天我们班由于进尺到180多米时遇到了矿层,班长凭借着多年的工作经验,刚钻进了0.4米就决定提钻(当时用的是合金钻头)。我问班长,现在进尺这ζ么快,为什么要提钻啊?班长说:由于矿层比较松软破碎,为了保证矿层采芯率,必须提钻,千万马虎不得,否则就会降低矿芯采取率,无法准确地知道矿层的含铁量。就这样,为了提高矿层的采芯率,10多米的矿层,我们上下钻具20多次,周而复始的重复着提钻---卸钻头---取芯---上钻头---下钻---钻进……忙的是一会儿也没有停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到下午15点55分,我进行了本班最后一次机器检查,添加了最后一次柴、机油,填写了最后一个钻进数据。我们当班累计进尺20多米,岩芯采取率95.6%,矿芯采取率达到了99.1%,实现了春节开门红。当与接班的同事逐项交接班后,我拎起饭盒背着废料,踏着一尺多厚的积雪,迈上了崎岖不平的回程山路上,细细盘点这一天的心情,没有想到这个春节能有这么多的收获,特别是在那奔流的大河中,也有我这么一朵小小的浪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路上,随着下班的队友汇集的越来越多,老师傅们说说笑笑,互相打听着各班的进尺情况,而我们几个年轻人则唱起了↙《勘探队员㊣ 之歌》,歌声由小到大,在山谷中久久地回荡。“是那山谷的风,吹动了我们的红旗。是那狂暴的雨,洗刷了我们的帐篷。是那天上的星,为我们点燃了明灯。是那林中的鸟,向我们报告了黎明。是那条条的河,汇成了波涛的大海「,把我们无穷的智慧,献给祖国和人民。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,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。背起了我们的行装,攀上了层层的山峰,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,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是啊,就是这首《勘探队员之歌》,让无数热血青年都把“为祖国寻找宝藏”作为人生的理想,并用“火一般的热情”燃烧在中国的苍茫大地上。直到21世纪的今天,它依然激励着一代代地质找矿工作者,风餐露宿,不怕千难万险,为祖国寻找着新的宝藏。